剥落的亲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黄兴蓉

我大姨有个外号叫“哈哈哈”,见了人未说话先哈哈哈。我们家很穷,母亲去世后,大姨就和我们断绝了关系。1959年冬天,我和两个年幼的弟弟实在饿得不行了,东歪西倒走了二十六里路,到了大姨的村子。我心想大姨会给我们一点剩汤剩饭吃。

查看全文将扣除4学币
(当日同篇范文不重复扣学币)
返回顶部